主页 > 聚焦手机 >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

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

归属:聚焦手机 日期: 2020-08-01 作者: 热度: 324℃ 857喜欢
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林淑仪(刘彤茵摄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蔡仞姿(刘彤茵摄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邓启耀于《口袋公园》绘出区内迷你公园地图,上有一些眼睛,原来代表监控镜头。(受访者提供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成都知美术馆现正巧亦举办陈福善大型回顾展,包括五十多幅作品。于香港艺术中心则可浅尝三幅,当中《无题》(海底山景,一九七七年)呈现奇幻城市景象。(受访者提供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蔡仞姿曾于香港举行首个正式装置艺术展,延伸出作品《界外》(二○一八年)。(受访者提供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梁美萍录像作品《寻找失眠羊》呼应湾仔临海之位置。(受访者提供)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 艺术中心反叛不再? 四十不惑说湾仔

陈百强身穿校服在香港艺术中心跑出来,追着翁静晶,女方不肯告诉他名字便跳上的士,萌生爱恋梦一场——这是经典电影《喝采》(一九八○年),最近因陈百强六十岁生忌再次放映。世事玄妙,艺术中心亦正庆祝四十周年。回看落成之初,本港正式演展场地只有大会堂,艺术中心弥补中小场地需求,培养本土及新进艺术家。曾经,它是反叛、偏锋。惟近年愈来愈多批评指艺术中心定位模糊,经常外借画廊而非积极肩负策展角色。趁周年旗舰展览「湾仔文法:过去、现在、未来式」开幕,有否反映一些反驳或诟病?

旗舰展览 18艺术家助阵

今次展览展出十八名艺术家作品,年代最久为已故的陈福善(一九○五至一九九五年)及陈余生。陈福善为首批香港自学艺术家,亦是中国现代版画先驱。其实两人与艺术中心早结缘分,就在一九七七年开幕首个展览,他们已参与其中。香港艺术中心由白懿礼、何弢、卢景文牵头争取批地和筹备成立。首展场刊封面简单「画展Art Show」大字,内却叫人震惊,竟借来印象派大师莫奈、Alberto Giacometti、Paul Klee等作品。香港艺术中心总干事林淑仪说希望延续何弢精神,反思如何用香港视角去策展:「何弢亲自走访欧美博物馆及画廊,说服借出很多作品。他本来在美国读书有些人脉,仍是很疯狂的事,用船一幅幅运过来。为何要这样?他把国际顶尖艺术家,与本地艺术家展在同一个平台,便可见到我们被西方影响的现代脉络,从香港看国际。」

「当时我做了香港第一个装置艺术(installation art)展览,引起反响,亦有评论员在报纸上痛斥我不知艺术何物。」蔡仞姿耸耸肩说,站在展览作品《界外》(二○一八年)前。蔡仞姿上世纪七十年代尾于美国读书后回流,任教理工学院(理大前身)设计系。她将在海外学到的艺术思维注入香港,但参照不多。因此她带学生至大浪湾创作地景艺术作品,在沙滩上放置多根木柱,上面均有镜子,构成一场书外体验。之后荣念曾邀请她参与其表演的装置部分,令她发现空间可为艺术素材。一九八五年,她于艺术中心举行装置作品展览「空间内外」。由于本地没有先例,团队在製作文宣时需解决翻译问题,她笑指当时更打趣说用「装修艺术」,最后创出使用「装置艺术」。装置艺术现在发展愈来愈成熟,配合新媒体艺术及社交平台推动,观众群渐广,看去年的「微波国际新媒体艺术节」就知。林淑仪说艺术中心不止看票房,重视尝试,望介绍小众作品,慢慢丰富大众的选择,得以培养本土艺术气氛。

展览尝试梳理香港艺术与场地本身的历史脉络,帮助理解不同年代的艺文面貌。更甚,这两年多了不少展览强调在地元素(locality),今次艺术中心以湾仔为题。

海与街道呼应位置联想

首先今次有不少海及街道相关作品,呼应场地与维港独特位置联想,包括陈余生《海港》、朱兴华《舞台上的骆克道》。当中梁美萍录像作品《寻找失眠羊》(二○○四年),邀请背景各异的普通市民登上「镜面」小船,并要求他们说出心情,有些不安,有些平静,有些不断问「去哪裏」。客席策展人Valerie C. Doran形容是呈现一种未泊岸的感觉,就像香港恆久状态,妙而诗意。

不过,有些作品难免流于纪念式意图及表达。以作品Leftovers和With Leftovers为例,艺术家NS Harsha向来涉猎社区艺术及定点艺术(site-specific art)。他仿照印度传统食物,製作如食店常见的树脂像真模型,却全是剩食,另墙绘有不同文化装扮的人头。作品本质富普普之趣,但为何採此作品呢?Doran表示湾仔汇集不同种族人士居住及工作,此处的印度食物亦享负盛名,似乎有点显浅,《湾仔殖民群》亦带类似问题。艺术是本土文化其中一环,本土文化却亦会被艺术塑造。当讨论两者时,或应留意如何不把本土「封印」起来,而是诱发更多想像。

然而场内有几个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尝试在两者找寻平衡,值得一看。邓启耀《口袋公园》以工笔风格绘出太和街、汕头街等迷你公园的地图,画出人们步行的路线,优雅笔触反映土地问题。何倩彤作品呼应湾仔历史,她发现百多年前「圣保禄仁爱会」起源。一群由法国越洋而来的修女打破隐修传统,服务社区。当时重男轻女,许多家庭诞下女儿便即杀掉或以几毫至一元卖掉,修女便建成孤儿院,专门收留小女孩,这启发何倩彤以千个一元硬币砌出装置作品《一千个月亮》。文献另指日佔时期孤儿院前的十字架被熔掉製子弹,则呈现于《为什幺(不)起来》一串串子弹门帘。何倩彤说:「那十字架很代表香港殖民历史一体两面的状态,修女得以前来及帮助弱势,是因为香港被开埠了。的确殖民是暴力及不公义的,慢慢发展却又有一些建设出现。她们的贡献不过是百年前发生,因此整组作品叫『一千零一个月亮』,当中的『零一』就是我,像有连繫着。」地区承载历史,艺术回归本我,今次展览用尽三至五楼空间,需时慢嚼。面对M+博物馆后年启用,相信香港艺术中心的贴地个性有助互补,望日后更积极策展及委约创作,担当艺术木人巷。

「湾仔文法:过去、现在、未来式」日期:即日至11月4日时间:上午10:00至晚上8:00地点:香港艺术中心包氏画廊

查询:hkac.org.hk

文:刘彤茵编辑/蔡晓彤美术/SIUKI

电邮/culture@mingp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