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聚焦手机 >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归属:聚焦手机 日期: 2020-07-16 作者: 热度: 536℃ 496喜欢

「你想赢我?你确定你想赢我!?!」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Jamal Crawford正凝视着边线。这是西雅图郊外的八月。几个月之后将是Crawford在灰狼的处女秀,这是他生涯第18季所效力的第18支球队,所有人都期盼着Crawford继续做他自己,继续他不讲理的投篮和闪电般的速度。只是眼下,在一个夹杂着热狗和汗水气味的大学球馆,他要做的就是捍卫他的尊严。是的,还是那个属于他的PRO-AM 联赛,準确点说,应该叫CRAWSOVER PRO-AM 联赛。对面的板凳席上有几个冒失的家伙,起鬨说Crawford不难防守。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?是Crawford老了,还是Crawford累了?

如果是20年前……,回溯当年,Crawford似乎生下来就是要让对手蒙羞,无论何时,何地,何人。看,Crawford已经把你过得乾乾净净了,慢着,这可不是他想要的,于是他运球急停后撤,为的只是再把你过一遍。然后对着你唱:再给你两分钟,你的记忆还是结不成冰。几乎没人可以限制他。当16岁的Crawford还在Rainier Beach高中的时候,西雅图超音速就邀请他去参加一个街球的比赛,虽然他看着只有13岁并且骨瘦如柴(这不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Crawford吗?),当他低手运着球向前场推进,看到了身前的Detlef Schrempf,没错,就是那个三届全明星,西雅图的骄傲。「我甚至都无法用语言去描述他所做的」,超音速的助教Steve Gordon当时这幺对Mercury News说,「他在半场的位置就把Schrempf晃倒了。我们当时就觉得他受伤了。」

这就是Jamal Crawford打球的方式。「和我一打一?你还不够格」,他总是这幺和别人说,不过无论如何,最后他还是会应战。但如今,Crawford已经37岁了。他赚的已经够多的了,他无需向任何人证明什幺,尤其是那些还在上学的无名之辈,或者是球馆里那些喜欢指手画脚的老家伙。而且,当你到了Crawford的年纪的时候,你不得不悠着点来,好让自己还能多打一点时间。

至少,别人会这样告诉他。

过往,Crawford总是会问自己的小伙伴,他打球最像谁。他们就在那打量着他,心里想着「啧啧,打控位不行,太高太浪;打分位也不行,太瘦不稳定」,最后他们告诉Crawford,「谁都不像」。这个答案真的伤到他了,因为他没有听到他想要的答案:「Penny Hardaway」,「Isaiah Thomas」或者是「Allen Iverson」。

20年后,6尺5吋的Crawford依旧没有找到他的模板,当然他也成不了别人的模板。跳步太多,运球过高,这些都是教练最忌讳的东西。他的交叉步,太突然,太快了。从远处看,他的四肢似乎摇曳于他的脑袋上边。「你都让我看得都快流口水了,老兄」 Dirk Nowitzki上赛季曾这幺对Crawford说过。当然,他也没有说错。

儘管年华已去,37岁的Crawford依旧很抢手。当Crawford在去年夏天成为一名自由球员的时候,勇士追逐过他,LeBron James给他打过电话:来我们这吧,老铁。而Crawford却和明尼苏达灰狼签订了一份2年890万美元的合约,一支充满着希望,同时也是一支自2004年之后,都未曾进军过季后赛的球队。而他们的教练,Tom Thibodeau,以严谨和注重防守着称。(说真的,这两点对于Crawford来说,都不存在)。这样的搭配看似没有任何意义。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一次又一次,Crawford让人跌破眼镜。毕竟,谁又能想到2000届的球员中,Crawford会是走到最后的那一个。他从未获得过全明星,从未打过总冠军赛。他将在他的第18个赛季中迎来他的第18个教练,就想Crawford自己说的那样,「这绝壁是一个纪录」。Crawford已经在得分上超过魔术强森以及Chris Mullin,投中的三分甚至比Iverson和Paul Pierce加起来都多。这个赛季,如果不受大伤的话,他会在比赛场次上超过Patrick Ewing,Hakeem Olajuwon,以及Shaquille O’Neal。

说起来,他的职业生涯也真的是怪诞不经。历史上有四个人分别在三支不同的球队都得到过50分,他是其中之一;历史上「打四分」最多的球员,并且遥遥领先于追赶者(Crawford 50次,Redick 34次,Curry——他最大的竞争对手,也只有20次);历史上唯一一名三获最佳第六人的球员,也是能够获得NBA主要的四项个人荣誉之一的,岁数最大的球员。

他的一生经历了由「四分王」,到板凳匪徒, 再到老而弥坚的这些过程。他入选名人堂的机率几乎为0,但这不妨碍他依旧华丽的球风;当菜鸟们被问及「谁是你最喜爱的球员的时候」,有人将票投给了Crawford。于是他不断被人忘记,又不断被人记起。

你很难简单得去定义或者去解释这个男人。一位西区球队的经理评价过Crawford,他先是说了一个事实——Crawford依旧宝刀未老,他还是一个狠角色。「谁都知道,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让这个家伙连续投中两球,因为这意味着,不久就会有第五球或者第六球。」 然后他紧接着说到。「但他不是我想要的那类球员。」原因就是Crawford有太多的运球,太多的一对一了。

儘管如此,这名经理还是愿意在Crawford退休的时候为他提供一份工作——如果他愿意的话。「你知道吗?那些人真的就是球痴。」那位经理说。「Jamal就是一个球痴。他是一个喜欢掌控比赛的人,这就是为什幺他可以在联盟中收穫这些敬畏的原因。很少有人可以带着这些离开。」

「只是传了讯息给他」, Crawford的经纪人,Aaron Goodwin说到,「当我第一次询问他是否愿意讨论一下这件事的时候,我只是传了一则讯息。」

「我愿意!」 Crawford回覆。

Goodwin还说到:「Crawford很随性。除了在他的结婚纪念日(这对他超级重要),他为低收入家庭开办的免费训练营(他也曾是个穷小子)以及这週日,他带着他七岁的儿子去看三对三比赛(仔细想想,我应该加入他们)的这些时刻,找他谈论工作都没有问题。」

「于是我就去找了他。之后,我们在西雅图一起吃了顿午餐,Jamal坚持要来我的酒店接我,我们来回发了好几次讯息,因为他想知道我偏爱那些食物,为了回应他的热情好客,也让我能更好的去了解他,我提议乾脆就去一个他最喜欢的地方吧,最终他还是勉强同意了——『好吧,我知道了』他说道,接着,他就开车带我去了Palisade,这是一个开在水上的海鲜聚点,也是一个对他以及他的妻子而言,很特殊的地方。之后,Crawford坚持要买单,而他给女服务员的小费够她服务两桌客人的了。『天哪!』她说。『太感谢您了!』。」

「起初,我还在想,这哥们是在显摆吗?但很明显这就是他一贯的作风。几年前,Crawford跟随快艇前往中国,他在那24名促成这次旅行的球队工作人员的房门底下,塞了几个大红包以及他亲手写的感谢信。其中一封是写给球队的市场传媒总监Dennis Rogers的:『感谢你为我和球队所做的一切,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!』Rogers说到:『他是你能遇见到的最善良的人之一了』。Rashaad Powell——我的一个朋友,同时也是在Pro-Am联赛中的对手,他是附近的Renton高中的教务长。一个月总有那幺一到两次,当他的手底下出现不太听话的孩子的时候,他会没收他们的手机,而且不做任何解释。而Crawford则完全不同,他会试着和他讲道理,或者告诉他们,如果GPA能达到3.0,他们将拥有一双新球鞋。华盛顿大学的助理教练,同时也是Crawford的老朋友,Will Conroy,这样说到,『我不相信,在西雅图有哪个同Crawford有过接触的孩子会没有他的电话号码。』」

我和Crawford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坐落于西雅图市区北部的钥匙球馆,当时那里正在进行BIG3联赛季后赛首轮的比赛。那个下午对于Crawford来说既是一丝瞥见未来的曙光,也是一次对他个人风格的重塑。Stephen Jackson,Chauncey Billups以及Charles Oakley这些现任或者前任队友也都在场,他们是Crawford的前辈,但都不吝于尊重,掌声,拥抱,为他喝彩。如果在场有人说自己不认识Crawford,我猜他一定是在装傻。

他真的很难以捉摸:一方面,他是个博爱的人,同时,投篮优先的球风,使其不太可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好队友。「只要你看过他的比赛,同时又了解他的为人,那你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矛盾体」 那位球队经理这样评价Crawford。Doc Rivers在2013年成为快艇的总教练,刚开始,他眼中的Crawford应该就是一个「傲慢无礼」或者「自私」的人。但不久之后,Rivers就转变了这一看法,「他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样,真实的他同别人眼中的他之间居然差得那幺远,这是我从未遇见过的。」

Crawford成长于西雅图的最南边,由三个女人一手带大——他的两个姐姐,以及他的妈妈,Venora Skinner。她的母亲是他心中最敏感的那一部分。Crawford在上学时并不是一名好学生,逃课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。在他国二的时候,他的祖母和父亲Clyde(在Crawford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)将他带到加州的英格尔伍德同他们一起生活。Clyde曾在俄勒冈大学打球,之后他去了海外淘金;他知道NBA对于热爱篮球的人来说意味着什幺。

Crawford一如既往地逃课,而洛杉矶黑帮带给他的恐惧让他在高中无法安心打球。于是他开始策划一个回归西雅图的计画,但这并非他厌烦他的父亲和他的祖母(虽然他曾经这幺认为过),只是西雅图让他更加舒服。Crawford知道他们不会同意的,于是他将他紫色的行李埋在后院,然后花了几週时间一点点把箱子塞满(心里默唸:我得偷偷摸摸的),这样一旦她姐姐给他寄来了单程机票,他就可以悄悄溜走了。

小球当道。在他两岁的时候,他得到了一个塑料小球。之后走到哪,运到哪,即便是在课堂上他都带着他的篮球,可能也只有「腰带上繫着的手枪皮套」才能準确的形容他和篮球之间的关係。那个篮球上面有着一句Crawford用锐意笔写的2Pac的歌词「篮球去哪,我去哪」,这同样也是他的人生格言。他在墙上贴满了《SLAM》杂誌上的图片,窝在图书馆看书——哦不,原来是通过拨号上网看Iverson的交叉步,为此,耐心地等待网路连线也不是什幺难事。在洛杉矶的时候,他结交了一个西区论坛球馆的保全,于是他可以混进去看湖人的比赛,他也记住了每个球员的日常,甚至是球队热身时听的歌曲(其中有一首是Mary J. Blige写给Michael Adams的「Be Happy」)。当他回到西雅图的时候,他在超音速的钥匙球馆做了同样的事情。最终,他得到了一份为球馆小卖部运送爆米花的工作,虽然他做得也不怎幺样,但至少这样可以一直在场边走来走去,顺便瞅两眼比赛。

一切都未曾改变。Crawford最常问的还是他打球最像哪个他最爱的球员。他的书房中至今还贴着一张Jordan的巨幅海报。在BIG3联赛中,一张同Julius Erving和Allen Iverson的合影几乎使他失去理智,要知道,他的第一个玩具篮框就是Julius Erving模样的,而Iverson正是他之所以打球的原因。Conroy总是能收到Crawford的讯息,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篮球影片,像Tracy McGrady当天比赛的突破集锦,或者是Manu Ginobili的欧洲步,等等。「这家伙几乎不在电视上看比赛,他看得全是些Youtube上面的篮球影片」,Conroy说到。「他会在半夜的时候给我发类似这样的讯息,『嘿,老兄,你必须要看看这些屌的影片!』,而我一般会回覆 『滚,别再传这些东西给我了』。」

只要关注Crawford的推特,你就知道又在做这样的事情了。比如说:

Crawford有时会遇到一些同他志趣相投的人。在密西根大学待了一个赛季之后,认识了公牛经理Jerry Krause,当时他在接受一个选秀前的採访。在Krause办公室的一面墙上,存放着一张Earl Monroe和Wes Unseld德年轻时的合影。Krause后来告诉他的同事,这些年来,他多幺希望有人可以认出这两个人,但只有Crawford做到了这点。在八月的选秀夜,Krause通过交易得到了刚刚在第八顺位被骑士选中的Crawford。

就这样,Crawford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他分别在公牛和尼克待了4个赛季,之后在勇士有过一年不错的回忆,而他这些比赛都诠释了一个主题:Crawford总是在弱队身上疯狂得分。之后,他来到了亚特兰大(当时老鹰是一支强队,那一年Crawford也拿到了他生涯的第一个最佳第六人奖项)。在波特兰,他有过短暂的停留,最后,他来到了快艇,在那待了相对较长的时间(他的另两个最佳第六人奖项也是在快艇时期得到的)。这一路走来,Crawford经历了太多。当他只有20岁的时候,Tim Grover——Jordan的伤病防範理疗师,跑来对他说:「Jordan想和你一起训练。」 这让Crawford难以置信,直到他在一家赌场输了十万美元之后,他意识到这可能是真的。最终他还是和Jordan一起打球了,也从Jordan身上学到了职业道德,真正的职业道德。之后,他还和Hardaway,Scottie Pippen,Allan Houston,Grant Hill以及很多真正的职业球员成为过队友。但他很自大,太自大了。Crawford对全明星的嚮往不言而喻,但联盟从未答应过他的请求。「没人生来就想当第六人,」 他说。「这对我不公平。」

就像他看到的那样,他的最佳剧情应该就是骨瘦如柴版的Vinnie Johnson,但唯呢可从未获得过什幺个人荣誉。「我很受欢迎,我生来就不属于板凳席,要知道我场均可以得到20分,」 Crawford说。「坦率的说,如果我是全明星球员,那我将会拿到顶薪,如果不是,那我只能妥协。」

最终,Crawford选择妥协,因为他不得不选择生存。所以他收起了他的梦想。安安静静地呆在板凳席上,同样也是别人眼中合格的队友。在洛杉矶快艇,Austin Rivers需要激励,小Jordan需要关怀,而Blake Griffin(一名完美主义者)需要理解。他们要的Crawford毫不吝惜。当然,Chris Paul想要的不太一样。「我从未被人这样吼过,」 Crawford初来洛城时这样说道。「Chris Paul所说的每句话都是想让球队变得更好。你只需要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,别去在意他的方式。他是世界上最友善的男人,但是球场上的他,是一个狠角色。我必须要向他学习。」

至于Crawford本人,他的队友们都知道他能做到什幺。

Crawford有过不少经典之作,其中有一场发生在麦迪逊广场花园:2007年1月26日那天,Crawford和他的尼克坐镇主场迎战热火。Crawford错失了他的前四次出手,包括一个扣篮。

是的,他还能清晰的记得那场比赛:先是在我们替补席的前边,我投中了一记三分,然后是一个加罚,一个中距离的急停跳投。接着我断了一个球,David Lee也顺势给我送出击地传球……不久之后,我又接连命中五球,十球,队友也不断给我餵球。当时球队的总教练,Thomas在暂停时告诉他,「别停下,Jamal,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终点在哪里。」

比赛结束,Crawford连中16球,并且得到了52分。Dwyane Wade告诉Crawford,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表演。对于他本人,也在想,这种感觉究竟是怎样的?

「就像是,只要我敢投,它就敢进。」

「就像是,无关乎你在球场的哪个角落,无关乎谁试图防守你。而你,就像是在往大海里扔石头一样,就是这样」

「就像是,你都不需要去看篮框在哪儿,想都不用想,它就进了。」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让我好好想想,有没有谁可以像Crawford那样做出以下的动作:无视对手,从不沉球,直接急停跳投。Iverson会这幺做吗?Kobe会这幺做吗?

对于Rivers而言,执教Crawford的关键就是给予他充分的自由度。「在我看来,如果你打算用Crawford,却不给他球权,这有什幺意义呢?」 于是,他给了Crawford无限开火权,并且坚信:如果你告诉他,他的投篮不太合理的话(因为他真的有太多不合理的出手了),这反倒会适得其反。」

当然,你还得一分为二地来看待这个问题。很多球迷都曾有过绝望的时刻:当Crawford状态不佳的时候,他依旧固执的过早出手三分。你不能简单的通过数据来评判Crawford的技术。 他职业生涯的进攻效率值(的确很不错,但他的防守效率值却是另一番景象了。然而,Crawford认为,过多的关注这些有的没的数据,会让他顾此失彼。「我不喜欢谈论那些数据。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,我就没法和你说Iverson或者Jordan,他们的命中率是多少。即使是炙手可热的Curry,相信他的球迷们也不可能一一说出Curry底角三分命中率,正面三分命中率,等等数据。他们只记得当他们喜爱的球员命中关键进球的时候,他们内心深处的感动,以及当时近乎疯狂的状态。那一刻,他们会跑出家门,冲着街坊邻里大吼大叫。唯有那一瞬间和那段回忆才是有意义的。」

接下来,我想花点时间来告诉你,Crawford之所以可以老而弥坚,长生不老的原因。(还记得当时Julius Erving在BIG3最终认出Crawford的时候,他以为Crawford只是一个坐在那里看球的小朋友呢)。

比如说,Crawford从不喝酒,据他自己说,也没有过抽菸或者吸毒的经历。另外,当时为了能在纽约创出名堂,Jamal极力减少蛋白的摄入,同时和Stephon Marbury一起进行力量训练,自他进入联盟以来,他的体重基本就控制在175磅到185磅之间。直到六年前,Crawford还不太爱喝水,取而代之的则是果倍爽和佳得乐。再比如,他对糖果的青睐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,他家楼下的厨房就是一家活生生的pick ‘n’ mix糖果店,抽屉里塞满了彩虹糖, Starburst软糖,小熊软糖以及扭扭糖。他在休赛期的每个早晨几乎都是和训练师在一起度过的。「最让我惊讶的是,他从不做任何的运球训练,」 Conroy说。「从不,交叉步?那是他生下来就会的东西。」 Crawford一直都不理解,为什幺人们要绕着那个不会动的障碍物运来运去。于是,他的训练内容就是在比赛之后进行一点投篮训练。这几乎就是现在篮球有史以来,技术含量最低的训练方式了。

但有一点不应该被忽略:Crawford打了太多的比赛。他早上会在U-Dub打比赛,晚上则在联赛或者露天球场打球。他会和高中生打球,也会和大学生打球,如果正好开车经过你的街区,又正好看到你在打球,他也许还会过来和你切磋一番。事实上,在21岁遭遇膝盖前交叉韧带撕裂之前,他还未曾有超过四天不打球的经历呢。「也许是四天,而且是被我的伤病防範理疗师逼的。」 当他两年前同好友Isaiah Thomas(骑士队的控球后卫,同样也是西雅图小子)去巴哈马度假的时候,Crawford就组织了一场和当地人的比赛。三年前,在他和Tori Lucas(他多年的女友同样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)结婚的前夜,他将他的单身汉之夜安排在了一个大学球馆里面,以此来度过属于他的午夜狂欢。没有球队,没有派对,只有一场临时攒的球局,参与者也只有包括Chris Paul,Blake Griffin,LaMarcus Aldridge在内的几个好友。Crawford则说,「不打球,还能做什幺啊?」

这就是Crawford要告诉那些年轻人的。他从不会因为其他事情分心。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拍什幺电影,他也真的没有什幺其他的爱好。那种对于篮球的热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「篮球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我就是爱它」,他曾说过,「我从不说那些不打篮球的人就是错的,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错,只是对于我自己,篮球就是最重要的事情。」

Crawford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,「岁月在我的身上永远无痕」(虽然身体确实会衰老,但Crawford一定会让自己「永远18岁」)。正因如此,他坚信自己还能打4到5年,谁知道呢,也许还不止。

那幺问题来了,为什幺Crawford会选择灰狼呢? 「如果我去了金州勇士,那我就只是大腿上的另一根腿毛」,他说。「这也许并没有错,但是他们已经拿过总冠军了,克里夫兰已经拿过了。即使我也做到了这一点,我也不觉得我能带给他们同样的感动。」 他继续说,「我的职业生涯几乎已经快到头了,克里夫兰和金州勇士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球员来说,也许意味着一切,但于我而言,我还要不断追寻,不断在路上。」

回到先前说到的BIG3联赛,总冠军赛开始了。Crawford拉出外线,颜射了Redick,他要赢得这场比赛。

Crawford第一次打西雅图Pro-Am联赛的时候,还只有16岁。Doug Christie,这位前暴龙的得分后卫,当时也参加了这个联赛,他邀请Crawford加盟他的战队。前四场比赛,Crawford几乎从不出手。接着,Christie扭伤了他的脚踝,于是,Crawford挺身而出,成为了球队的得分王,打出了全明星级别的表现。

之后的每一个夏天(现在算算,也有21年了),Crawford都会回来打这个联赛。在2006年,他接管了这项赛事,进来看球是不要门票的,Crawford每个夏天都要在这上面花5万美元。今晚第一场比赛,就有Spencer Hawes和Mason Plumlee的登场,他俩也是Crawford新招募的职业球员。「等着瞧吧」,Pro-Am联赛的现场解说Vance Dawson激动地喊着,「Paul George爆发了;Zach LaVine又起飞了;Durant人气也太旺了」 ,球员名单上又有了新的名字:Kobe,Paul,Griffin,小Thomas,Nate Robinson。Crawford说,「自从超音速离开了西雅图,这就是唯一能让这里的孩子近距离接触NBA的机会了。」

对于很多西雅图当地的天才少年(就像是Thomas和Dejounte Murray),Crawford当他们还在高中时就已经是他们的良师益友了(正如Gary Payton当年这样关照他一样)。「所有的这些球员应该现在,马上,立刻上交他们5%的工资给Crawford,因为如果没有他,我敢保证他们进不了NBA。」Rivers教练说过。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每场比赛结束后,Crawford总会耐心地在场边为球迷签名。Dave——他的哥们,也是现场的保全人员,告诉每个人他会待足够长的时间。「他不想成为那种你只能在电视上才看的到的人物,我是真的看到过他把球鞋给了球迷,然后自己光着脚回到车里的」 Powell说。

Crawford清楚地知道,如果不这幺做,会伤害到那些球迷。「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」,他说,「我还记得当我走向那些球员,谁会有求必应,而谁又会置之不理」,Gary Payton,Shawn Kemp会是前者,而其他人,则不会那幺友善。「你也许穿着那个人的球衣,你也许还看过他的每一场比赛,当他投中关键一球的时候,你甚至会在心里默唸『看吧,是我看着你,你才投进的』,于是当你碰巧遇见他的时候,你刚準备开口,他就已经不见了。」 所以,Crawford会友善的对待球迷,将自己揹包里的东西送给他们,为孩子们开设免费训练营,在学校进行演讲激励他们;如果你想和他说上两句,我猜他一定不会拒绝。

一个月之后,他将会住进球队在圣地牙哥的酒店,等待着他的是Thibodeau的训练营,对他而言,这是真正的挑战。Crawford将Thibodeau教练称为「教练中的Kobe Bryant,因为他远近闻名的职业素养」,他会将你从舒适区中拖出来。再过一个月之,Crawford会在主场的开幕战中拿到17分,并在比赛的最后一分钟,投进一个关键的三分球。将时间拉回到今夜,在他的地盘,正进行着季后赛的準决赛,Crawford慢慢启动,他的投篮没有命中,他好像只拿出了60%,也许是70%的实力。但是接着,几声哨响似乎让局势发生了点儿改变,同时一个防守者试图挑衅他,他有点不开心了,好吧,他真的被激怒了,现在,那几个蠢货似乎在暗示他,他快不行了。

当然,训练营马上要开始了,是时候要收收心了(最起码要让自己平和一点嘛),但现在给他这个建议,你也许是挑错了时间。今晚,年龄可成不了打不好的藉口。他一次次拍着篮球,预示着,他的时间要来了。拿球,一个时差运球紧接着是稳稳的跳投命中;交叉步,突破,加罚。 「想赢我??」 他冲着欢呼的人群大喊。

最后的球痴:Crawford只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岁月在他

现在,这个老男人开心的笑着,孩子们在尖叫,Vance也在一旁咆哮,「Crawford太火热了!」 这个夏夜,正如Crawford常常做的那样,对每个人而言,这都有不同的意义。有些人,Crawford给了他们希望:我们从不停下,是因为我们正在变老。而我们之所以变老,就是因为我们停下了脚步,如果我们也可以留住对篮球的那份初心,也许篮球会是我们一生的朋友;还有一些人,他们心里想着,如果有朝一日,自己也成为了球星,一定也要像Crawford那样,证明偶像从不会让我们失望;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他们只是没日没夜的混迹于球场,反覆练习着Crawford曾经在那里做过的动作。而Crawford就在背后,提醒着他们:勿忘初心。

——致那些瞬间,那些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