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应用能源 >24岁刘頴匡参选新东被DQ 选举主任引FB指「支持港独、坚持

24岁刘頴匡参选新东被DQ 选举主任引FB指「支持港独、坚持

归属:应用能源 日期: 2020-08-10 作者: 热度: 397℃ 991喜欢

已报名参加立法会新界东3.11补选的前社区网络联盟发言人刘頴匡,晚上表示,接获选举主任裁定撤销其参选资格。选举主任在通知书中,引述刘頴匡在Facebook的多条贴文及报章报道,指刘頴匡支持香港独立。另一个理由,是指刘頴匡坚持要接替因宣誓风波被DQ的梁颂恆,和在2016年报名参选立法会时被DQ的梁天琦,并指他获得梁颂恆支持。选举主任最后裁定刘頴匡的提名无效。

24岁的刘頴匡发声明称,早于去年年尾他多次向传媒表述不再支持港独,但选举主任仍无法信纳他已修改在2016年时的港独立场,「这不禁令人质疑,是否曾经讲过政权不合耳的说话,即使之后有立场变化,亦终身被剥夺政治权利,不得恢复。」他批评,选举主任从未就其政治立场作任何查询,亦没有给予他任何陈述的机会。

对于被DQ的另一个理由,是他曾指议席原属梁颂恆和梁天琦,以及传媒报道他获得梁颂恆支持,刘頴匡批评是匪夷所思,「如果梁颂恆支持都可以成为理由,那我恳切呼吁所有被DQ者,马上公开支持所有建制派候选人,好让选举主任一併处置。」他指,会与其团队研究包括选举呈请等下一步行动。

参选新界东的刘頴匡被DQ无法入闸。刘頴匡Facebook图片

新界东地区选举主任陈婉雯,在回覆刘頴匡提名是否有效的决定通知书中,引述9条刘頴匡在2016年4月至11月的Facebook贴文内容,认为他「试图阐述他支持香港独立的立场。」

陈婉雯指,立法会补选公告在去年12月1日刊登,刘頴匡在12月27日在Facebook表示:「基于政治现实,本人现正宣布,本人现时已不再支持香港独立,并全心全意拥护及热爱基本法」。不过,陈婉雯同时引述《星岛日报》去年12月31日的报道,指当时刘頴匡被问到会否签署确认书时回答:「会做所有能令自己进入议会的事情。」陈婉雯认为,刘頴匡声称的「已不再」支持香港独立,实际上承认了(至少在该陈述前)他一直支持香港独立。她又认为,刘頴匡声称不支持香港独立,以及「全心全意拥护及热爱基本法」,纯粹因为「政治现实」,认为《星岛日报》的引述更进一步支持上述解读。

选举主任引述刘頴匡多条Facebook贴文(红框),认为他支持香港独立。刘頴匡Facebook专页

除了裁定刘頴匡支持香港独立(第一红框),选举主任同样靠Facebook贴文裁定刘頴匡只是因政治现实支持《基本法》(第二红框),以及坚持要接替或取代被DQ的梁颂恆和梁天琦(第三红框)。刘頴匡Facebook专页

陈婉雯再引述2条刘頴匡在今年1月2日及25日的Facebook贴文,指儘管刘頴匡使用「本土派」字眼,但「显然坚持要接替或取代」支持香港独立及被DQ的梁颂恆和梁天琦。她又提及,有报章报道,梁颂恆支持刘頴匡参选今届补选。

陈婉雯认为,即使刘頴匡已签署确认书,其相关言行表达他「显然极不愿意放弃一直以来清楚表示和坚持对香港独立的立场,而并不是真心改变意图」,因此不接纳刘頴匡真心及真诚地拥护《基本法》,裁定其提名无效。

刘頴匡在2014年加入新民主同盟,曾成立组织「中大本土学社」,并发起联署要求中文大学退出学联。他其后与新民主同盟范国威交恶,最终退党。他在雨伞运动后成立本土派组织「社区网络联盟」,并担任发言人一职。社区网络联盟上周五表示,刘頴匡「为免身分角色混淆」,在上周三辞任发言人一职,并由召集人林锡添暂代至另有安排为止。组织又称,刘頴匡是以独立候选人名义报名参加补选。

刘頴匡晚上见记者时强调,他参选时称要延续梁颂恆与梁天琦的理念,只限于支援抗争者,以及反DQ两点,质疑「係咪支援抗争者都违反《基本法》?反DQ都违反《基本法》?我几时有讲过要延续梁颂恆或梁天琦的港独立场呢?」他要求选举主任澄清。

他指,梁颂恆和梁天琦被DQ只是基本事实,「係希望讲番俾传媒大众听,呢一个议席出缺的缘由。」他批评选举主任的决定不合理。他说,与选举主任完全不认识,讽刺「唔知道点解佢咁清楚自己嘅政治立场」,批评选举主任的决定只凭个人判断,与常理说不过去。

声明全文:

我在今日傍晚6时31分,收到来自选举主任的电邮,指我的提名被裁定为无效。

在此封电邮前,选举主任从未就我的政治立场对我作出任何查询,亦没有给予我任何陈述的机会。

根据电邮附件所述理由,我提名无效的理由主要有两点:1. 我在2016年时曾在脸书上表示支持香港独立;2. 由于我表示议席原属梁颂恆和梁天琦,以及传媒报导获得梁颂恆支持,所以我显然是接替和取代他们。

即使我早于去年年尾多次向传媒表述我不再支持港独,而选举主任仍无法信纳我已修改我在2016年时的港独立场。这不禁令人质疑,是否曾经讲过政权不合耳的说话,即使之后有立场变化,亦终身被剥夺政治权利,不得恢复。

至于第二个理由,更加是匪夷所思。我只是陈述议席出缺的历史事实,都可以成为被禠夺资格的理由,是否代表政权已不准任何讲出历史真相的人参选?而如果梁颂恆支持都可以成为理由,那我恳切呼吁所有被DQ者,马上公开支持所有建制派候选人,好让选举主任一併处置。

我会与我的团队研究包括选举呈请等任何下一步行动。

刘頴匡